岳父的葬礼

岳父去世,去年过年前(农历)回到了昆明。
那是1月12号听到了岳父的声音,已经是病危了,在电话中很有责备我的意思,所以订了当天的飞机票,匆匆赶了回去。到昆明已经很晚了,在我老婆的姐姐中过了一晚上,第二天,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到沾益。当到农村,见到了岳父,他那时候神智已经不清,有些胡言乱语,我从旁人才得知当时在医院抢救时候曾停止过呼吸,心跳也停止了,腿也伸直了,但后来抢救过来了。医生对我老婆的兄长们说,算了,别留在医院了,准备办理后事吧,药物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。
岳父患的是肺心病,还有前列腺炎,还要肺气肿,好几种,最后引起了心衰竭,已经无力回天了。他们都说,幸好是我老婆的几个哥哥有钱,不然撑不到这么多年。 所以他们就花了好几千块钱,用了120的车把岳父载到乡下了。
1月14号,岳父出现回光返照,开始清醒过来,甚至还能下来了,我给他拍了照,最后成了他的遗像。过了两天,看到他能进食了,而且好像有些血色了,以为暂时没什么问题,所以和老婆等又返回到昆明,甚至以为他能挨过这个春节呢。
1月20号,接到去世的消息,看到老婆痛哭流涕的样子,心中也很难过,所以我们又回到了乡下。因为她三哥很讲古时候的那一套,葬礼办的及其盛大和隆重,请了先生和一大帮人,弄了很多天。我也因此守灵很多天,香火弄的烟雾缭绕,熏的很难受,曲靖的这个时候到晚上有点冷,我曾一度感冒,而且据风俗这些天我们不能洗澡。我也跪拜了多次,很是感觉有些做的过分,想着应该生前多孝敬,死后做这么多无用的,无趣。听着先生唱了几个小时的经文,云里雾里,甚至把虚无的八仙也弄出来,我真不知道搞这些有何用。心中若有诚意,完全没必要弄这些仪式。最后把今年的正月初四(1月29号)定位抬上山的日子。这天在山头一直搞了一整天,直到晚上天黑才回去。我在路上抛撒冥钱,纷飞着金色的,白色的冥钱;一路噼里啪啦鞭炮震天,落下的碎纸,红的白的,满地都是;花的,绿的,黄的,五颜六色的祭幛、花圈、形形色色的祭品,在风中飘荡;人们头上围着白布,孝子们穿着白衣,披麻戴孝,哭的、笑的、唱的、说的、跪的、拜的、走的、跑的,纷呈而来,逶迤而去,整个道路上都是人,田野上,树林里,水塘边,到处都站着人,围观的兴高采烈地谈论着。总体来说,实际上真正面带悲伤的很少很少。。。也许这样的事情,对于生者和死者来说都是一种解脱,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,所以我们理当高兴。
这个葬礼,虽然我不是最主要的,但我也还是主角,这样的事情,是该庆祝呢还是很烦恼?我想是烦恼。别以为这样的一天过了,葬礼就完了,实际隔了一天,初六又是“扶山”的日子(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写的),就是把坟墓的土弄高些。呵呵,差不多又是一天,这些天里,人数最多的时候有七八十桌,每桌都有十个以上。人们在大吃大喝,我记得好像吃了十来头黑山羊。不过这些菜我实在没有多少胃口,呵呵。
最后我在扶山后,吃点东西,我马上回到了昆明,总算不再受这些俗礼的烦扰,不过,第二天我又得为回到公司奔波了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span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