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节奏伴奏

对峙

这是一片荒凉而热闹的地带。

热闹是因为这里常常有浩浩荡荡的人流,一代一代穿过这里;荒凉是因为人群一过,便不知何去,一切都消失的渺无影踪。

我来到这片地带,看到了:

一段围墙与一段围墙

对              峙

这敌视的年代远于人类的历史。远古的神话已在壁画中剥落,而近代的和现代的,却被无数双手涂抹过,无法辨认每一根线条,每一段轮廓,每一块色彩。

盲目的蚂蚁和盲目的蚂蚁在各自的墙底挖土打洞,企图以崩溃或疏通的方式来毁灭这旷日持久的对峙。但是,这是徒劳无益的,因为他们不知:他们正在互相用劳动抵消劳动,毁灭填补毁灭。

将会有谁以无限悲痛,无限深沉的哭泣来融合这亘古未变的对峙呢?

我是这茫茫人海中的一滴,匆匆行走间看到了这段围墙与这段围墙的对峙,风擦干了我夺眶而出的泪水,随着人海一起消失,只留下还在呐喊的声音。

 

真知之树

真知之树生长在人来人往的大路边。

那些聪明的人不屑于它的果实而匆匆走过它的身边。

 

短暂与永恒

每秒的短暂都是永恒的。

每一个片段都是无限的。

我走进只有片刻的思想里,却经过了无数的年代,无穷的距离。

 

记忆

记忆是生锈的时钟,永远讲述着过去与昨天,而从不指示现在和未来。

昨天,太阳还在与树叶嬉戏,把欢笑的影子遍地洒满;昨天,坟墓还在与荒草谈论着寂寞和孤独这个永远的话题;昨天,蝴蝶刚刚落入了真正的爱情,鲜花全部飘落了...

这落伍的时间胜于一切无奈和讽刺,一切哲理和语言。

“哒、哒、哒”,记忆的蛩音紧跟我们,把我们刚走过的每一片土地,掠夺过去,并陷落它们,陷落到一个无底深渊,使我们的生命—

无根,亦无源。

 

(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被记忆融为一股洪流,泛滥于任一寂静的角落,穿越旷远的宇宙,作着徒劳的探索和寻求,像来自遥远的星际之风,以大地为琴,奏响一支无节奏,无主题的歌)

 

深沉的夜

夜已深,谁还在草丛下哀吟?忧郁的萤火,逃到大街上,装入夜行人的瞳孔里,跟着路灯徘徊。

闪电从千层云里透出来,照见梦的影子。

在积满语言和文字的池塘上,迷雾永久地笼罩着。唯有宁静超越一切。

梦游的风吵醒了瞌睡的树,无边的雨折断了正在发芽的思想。

一双幽幽的眼睛探出了窗外,窗打开了又被关上了。

自然在同化着人们,在这深沉而又深沉的夜里。

 

毁灭与创造

静默一分钟,我的思想穿越了亿万个世纪。

昨天,星星还在晴朗的夜空冒出来,一点一点地汇集,缀满天空,却被今朝飘来的乌云遮住了。

小时候,我在河边玩着堆垒的游戏,把一颗一颗的卵石积累到崩溃的顶点。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徒劳无益的。

长大后,我学会把自己所成就的辉煌投注到众人的心海里。在那里,它们渐渐沉没,慢慢腐蚀了。我知道这样做是徒劳无益的。

一时的毁灭胜于一切持久而耐心的创造。

我要永恒,所以我要创造;我怕毁灭,所以我怕短暂。我在这个摇摇欲坠的世界里,寻觅安稳之处。我知道这样做也是徒劳无益的。

我要在还没被这世界抛弃之前,找到它!

 

生命之杯

我的爱盛满这生命之杯,但我怕倒空了,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,所以还残留着,以此慰藉我的生命。

闭上眼睛,我听到无数只杯子碰撞的声音。

 

忧郁

忧郁和快乐是不一样的。

要用好的天气,和好的心情,再加一点点宁静,才能酿成快乐。

忧郁就不是这样。

我们与亲朋好友举杯畅饮,欢哥笑语,当笑容一停顿,忧郁就忽然来了,不期而来,像酒一样泛上心头;

我们在阳光下看着漂亮的花,当一只蝴蝶飞过来,忧郁就来了,无声无息飘落我们的心里;

……

忧郁是快乐的影子。

忧郁要比快乐珍贵。

 

倾听深夜

我独爱深夜。

我在深圳听众人沉沉的呼吸……

我在倾听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

遗落的银币

有一个,一天趁月而归。

路上他捡到了一块被遗落的银币,便放在口袋,并心想,要再有一块该多好。走了几步远,他果然有拾到了一块,他很高兴。再走几步,他又发现了一块。他就这样,捡拾了好几次,心想今天可发大财了。

 

可怜的傻瓜,他竟然不知他的口袋是破的,所拾到的银币不过是上次从洞中掉出来的。

后来他在也没拾到了,因为银币终于掉落地下不见了。

 

幸福、荣耀、功名利禄正如那银币,得到它的人请小心。

 

我的敌人

我不知道我的敌人在哪里。

只感觉到他无比强大,睥睨的目光自任意方向射穿我。

他粉碎了我塑造的美丽的偶像,并把我的心压在那些碎片上,以忍受无休止的折磨、羞辱和伤痛。

他使我变得懦弱和自私,暴戾与卑鄙,并把我自信的磐石连根拔起,沉入终日旋转的涡流里,并玩弄它,让我成为一个小人,一个无赖。

仅仅如此还罢了。每当我汇聚起星星般的力量,准备同他最后一搏时,却被他那双无形的手攫取过去,只剩下我空虚的、贫乏的而又带着哭腔的声音,重复着一个词语:“站起来,站起来……”。

他深知我的每个薄弱环节,并把它们从我死死拼夺的毫不放松的手中掰过去,培养成为每个活的灵魂,还给我装模作样地补满我破碎的心,使之与心成为一种无隙的契合。

我企图以沉沦的方式来麻醉我的敌人,却麻醉了我自己,使我整天徘徊在最熟悉的道路上,还安慰说这也是一种艰苦的跋涉。

一次次的挣扎,拼命和放弃,最终我彻底颓废了,崩溃到一个无底深渊。我把双手递向他,准备束手就擒,谁知,他带着嘲弄的口吻,他躲开了,像躲开一个带有瘟疫的人。

“去吧!带着这一身伤痕回家吧!让众人围绕于你的荣誉。”

荣誉?我不禁大吃一惊!

“是的,是荣誉。每一个与我奋战的人多少会得到它。坚持得越久,得到的越多。你得到的不过是这荣誉海洋中的一小滴而已。”

 

是的,我明白了,我要从你手中抢走这海洋。

 

1995.9.28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span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